项梅清韵论坛 回复本帖
如坐春风

如坐春风 童生

  • 101

    主题

  • 114

    帖子

  • 933

    积分

【清韵】麻雀的生存理念

2018-10-10 10:16:44
       新周开始了,早上独自步行上班,自由而惬意。青灰色的天空有雨丝飘下来,打湿了青石板路,也打湿了草丛、菊花和已经染黄的树叶。秋意渐浓,几缕微凉沁入心扉。
       广场上音乐劲爆,舞者正狂,一胖一瘦两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正在广场中央劲舞,脚下横挪竖扭,移步迅速而轻快,一会如羚羊跳跃,一会似天鹅湖上旋转舞动,步法之娴熟令人折服。 我像往常一样迈上台阶,顺着笔直的红色瓷砖自西向东倒走,再与两个小伙子错过的刹那,瘦小伙停下脚下动作抬臂指向我,大喊一声:老师! 我四下环顾没有 别人,确定他是在跟我说话,我看看眼前又黑又瘦的小长脸,小鼻子小眼小嘴,浑身上下透着精明强干。我迅速在记忆里搜索,怎么也想不起这张脸有哪一点熟识。 
       “你——是谁啊?”我想我茫然的神情很让人失望。 “
       “我,邱海亮!老师你不记得我了吗?你是不是在塘上中学教过学?而且教语文。”瘦小伙的话千真万确。 
       二十一岁那年,我师专毕业被分配到塘上中学,那是一所乡镇中学,那里环境幽静,民风淳朴,在那里一呆就是六年,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那里,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也留在了那里。 
       “邱海亮?哦,是有这么个名字,你变化太大了,你不说话我绝对不敢认你!”其实,他说出名字我还是不认识,“那你现在干嘛呢?”认识不认识也得攀谈几句,我想。 
       “我啊,做买卖呗,还能干啥?”瘦小伙一拍胸脯,“我就不是读书的料儿!老师,跟你上学那阵儿我哪听过课啊?” 
       “现在明白了吧……”我正要进行一番说教,瘦小伙没有给我机会,他嘴巴像一把砍刀硬生生把我的话截断。 
       “你知道我为啥考不上学吗,我完全是受家庭的影响。我爸从我小时候就捣腾小买卖,九几年那会你们当教师的一月也就挣二三百块钱吧,我爸一天就能挣三四百,所以我哪有心思上学啊,上课玩下课玩回到家还是玩,我爸妈从来不管我。他们说,上学出来还不是为了挣钱,既然子承父业能挣钱,上不上学还重要吗?”瘦小伙唾沫乱飞,滔滔不绝,用手一指胖小伙,“老师,看,我大哥,他们一家六个本科毕业生,我大哥他天津名牌大学毕业,到头来还不是跟着我干?上不上大学有用吗?老师……” 
       “打住!”我终于忍无可忍打断了瘦小伙,“就是一两个这样的典型搅乱了人们的思想观念,好了,邱海亮,我没空聊天,再聊就迟到了。再见!” 
       “老师……”瘦小伙冲我一招手,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 我转身像逃一样离开了广场,我怎么想他也不是我的学生。 我不知道他有几个孩子,但我替他的孩子悲哀。生在这样的家庭,遇到这样的父亲,孩子不过是小麻雀,未来的生存空间也就是一片荒草,几棵小树。

       辽阔的天空是属于苍鹰的!

共0页 0跳转

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平台